首页 > 留学信息产业 > 中德新闻 >

德国前总理眼中的未来强国
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本站 浏览数:4633 发布时间:2011-9-30 19:44:50

新闻提示

  86岁高龄的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最近又出新作:《未来的强国》。该书以一个“来自德国的欧洲人”的眼光,从战略角度剖析了本世纪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,对未来世界各种力量的消长以及国 际关系的演变和发展进行了展望。其中,施密特专门用一个章节论述了中国在当今世界中的作用。他指出,中国的崛起不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。

  《未来的强国》书评

  “这是一本具有指导性的著作。该书对21世纪全球面临的重大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,对美国的超强地位、欧洲的发展以及未来中国的崛起都有精辟、独到的论述,其观点也给人以启发。将来谁有可能成为新的世界强国?施密特认为是中国。这个观点很有新意。”

  “该书对世界的未来做了一些大胆的预测,但这些分析是基于对目前情况的认识,而不是出于理性和现实观察,因此该书的一些观点可能过于乐观。施密特的预测能否应验,还有待未来的现实提供答案。不过,此书思路清晰、分析透彻,很有可读性。施密特不愧是一位思辨大师,《未来的强国》堪称是本年度德国出版的最重要的一部政治类书籍。”——德媒体

  施密特在书中说,凡是了解中国过去的人,假如现在到了北京、上海和广东,一定会对中国在经济和技术方面取得的难以置信的进步感到惊讶。二战尚未结束,美国人、日本人、俄国人以及欧洲人就开始担心,中国是否会变成一个帝国。早在十几年前,当中国经济展现出新活力时,美国人就感到,中国将来可能是自己的战略对手,甚至军事对手。那么,人们是否有理由担心中国将来成为一个军事强权国家,或者中国是否会滥用手中的核武器?

  从实际情况看,我要否定这种看法。

  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

  首先,因为至少在几十年内,中国任何一届领导都要面对艰巨的国内问题。因此,中国不可能优先考虑其他问题。

  比如,东北的老工业区、内地以及西部地区的发展还比较落后,国有企业效益差,因此造成银行巨额呆账,改造国企所需的基础设施跟不上,大批农村剩余劳动力流入城市给劳动市场带来巨大的压力。

  另外,中国的社会保障体制尚不完善。中国还面临着能源和水源的严重紧缺。在未来的几十年内,中国的社会产品总量将在世界上占据第二的位置,但就国民的生活水平而言,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。

  中国是否会扩张?

  有一种观念认为本民族的宗教、道德、文化和生活方式高于一切,这种观念曾导致历史上发生过许多流血冲突。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发生的十字军战争、南亚地区印度教与穆斯林之间的纷争、以色列人和伊斯兰国家的冲突、以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策动的恐怖活动,都是例证。别人的权力和财富必须消失,自己的权力和财富必须扩大,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大国都曾按这样的理念行事。然而,我认为中国则是一个例外。中国没有一个全民性的宗教或国教,也就没有对外传教布道的需要。

  遇金融危机担责任

  还有一些人对中国经济日益增长的优势感到害怕,担心自己的工作岗位被中国人抢走。这种担忧是可以理解的,况且近年来,中国对亚洲国家出口的工业品确有大幅增长。不过,亚洲金融危机时,中国没有降低人民币汇率,而且还增加了从日本、韩国和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进口。

  日本对华感情复杂

  不过,对于中国,日本人还有另外一种担忧。首先,他们在文化上有一种自卑感。因为日本的文字和大部分文化艺术都是从中国直接或间接引进的。其次,日本侵华时对中国犯下的野蛮罪行使日本人对中国有一种负罪感。二战后,日本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功,但日本人的内心感觉却是复杂的:经济上的优越感与文化上的自卑感以及战争的负罪感交织在一起。近十五年来,日本经济明显放慢,其在世界工业国家中的优势再度消失。人们甚至认为,中国会把日本从世界经济第二把交椅上挤走。因此,日本人对中国的复杂心情仍将持续下去。

  日本人在世界上的朋友不多。一方面是由于日本在过去的几百年中长期自我封闭,而更多的原因则是日本在帝国主义时代曾侵害过亚洲各国。不过,如今起决定作用的因素还是日本人不能承认自己对亚洲各国的侵略,不肯道歉。

  另外,日美军事合作妨碍了中日关系实质性的接近。

 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我曾与一位日本政治家讨论日本的战略地位。我指出,日美军事合作已远远超出了日本自身的安全利益范围。这位朋友反驳说,这是为了日本的防卫。我问:“谁会对日本发动进攻?”他说:“当然是中国。”我又问:历史上,中国的皇帝什么时候向日本派过一兵一卒?这位朋友无言以对。

  台湾是中美关系关键

  可能导致中美冲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其中最大的利益冲突就是台湾问题。今后,任何一届中国政府都要耐心地发展自己的实力,警惕台独的要求,舍此没有其他的选择。如果美国承认台湾主权,将会给它自己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

  从理论上说,美国在台湾问题上还有另外一种选择,即:逐步减少对台湾的军事和经济援助。不过,只有目光远大的领导人才敢这样做。只有在中美关系发生了根本转变时,改变对台政策才会被美国公众认为是符合美国利益的。因此,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内,这种变化的可能性很小,但并不是绝无可能。

  中国稳定有利邻国

  在东亚和东南亚,经济上的成功使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以及中国释放出巨大的活力。与此同时,这些国家也开始对欧盟的机制和欧洲大市场产生了兴趣。可以预见,欧洲的样板将来有可能促使亚洲建立起一个自由的贸易区。但由于这种发展可能会引起担忧和心理障碍,因此它的实现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。

  今后几十年,中国将会在维护国际多边机制、特别是联合国和安理会的作用方面表现出积极性。在这方面,中国与欧洲、俄罗斯、日本以及世界大部分国家的利益一致。这些国家也都希望把中国拉住。因此比较理智的办法是:今后也应邀请中国参加八国集团,而且把它视为平等的伙伴。如今,中国的经济实力已超过了加拿大和巴西;几年后将超过意大利、英国和法国;十年后将超过德国。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进出口大国,其对原油需求很大,外汇储备也很雄厚,因此,世界经济界希望让中国参与制定战略和预防危机的工作,而中国也有兴趣参与全球性的经济活动。

  另外,在防止核武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问题上,中国与各国也有共同利益。

  我觉得,当今中国政府维护政治稳定决策是正确的,它对中国人民有好处,对中国的邻国也有好处。因此,对于中国的发展,人们应给予一些时间。如果想从外界施加压力,使中国的变化快一点,那么非但不会成功,相反,还会造成极大的灾难。(本报慕尼黑12月6日电)

  施密特小传

  在战后德国的历史中,前总理施密特无疑是位被德国人公认的杰出政治家。

  1974年,总理勃兰特因纪尧姆事件辞职,施密特出任联邦德国第五任总理。施密特不仅是一位颇有建树的政治家,而且也是一位睿智的战略思想家和经济学家。在担任部长和总理期间,施密特对德国军队的改革、应对石油危机、反恐、欧洲一体化、以及北约双重决议等重大问题上,曾提出过许多独到的见解,并能力排众议,纵横捭阖,推行相应的政策措施,曾被英国的《经济学家》誉为“西方唯一一位明智、并能在世界中心发挥作用的政治家”。

  从政坛引退后的施密特一直生活在汉堡。他现为德国《时代》周刊的发行人,仍积极关注世界发展,不断地著书立说。施密特每隔两三年就要访问一次中国。